柳永杭州赠别,等来却是噩耗!又闻“神童”得宋真宗青睐,打击连连

古今往来,干谒(gān yè,指为某种目的而求见)之举,哪个不是考取功名的仕子们心头上的得与失?就算是被冠以“诗仙”和“诗圣”美名的李白和杜甫也不例外,就是在干谒之途尝尽人间冷暖。他们左手敲击着王侯将…

古今往来,干谒(gān yè,指为某种目的而求见)之举,哪个不是考取功名的仕子们心头上的得与失?就算是被冠以“诗仙”和“诗圣”美名的李白和杜甫也不例外,就是在干谒之途尝尽人间冷暖。他们左手敲击着王侯将相的朱门,右手又掂量着自己此举的得与失,这欲罢不能的痛苦,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是无法体会得了的。

杭州一隅

北宋,宋真宗赵恒景德元年(公元1004年)。

烟柳画桥杭州城……

柳永自从受到孙大人孙沔[miǎn]赏识以来,孙沔被他的才华所折服,在杭州对他更是礼遇有加。最让柳永高兴的是,孙沔曾许诺他,若有朝一日待他抵达汴京,定助他青云展翅,叱咤朝野。

这一年,孙沔接到圣旨,需奉旨回京任职太常礼院,柳永便作词《玉蝴蝶》以赠别:

渐觉芳郊明媚,夜来膏雨,一洒尘埃。满目浅桃深杏,露染风裁。银塘静、鱼鳞簟[diàn]展,烟岫[xiù]翠、龟甲屏开。殷晴雷。云中鼓吹,游遍蓬莱。

徘徊。隼��[sǔn yú]前后,三千珠履,十二金钗。雅俗熙熙,下车成宴尽春台。好雍容、东山妓女,堪笑傲、北海尊�[léi]。且追陪。凤池归去,那更重来。

【译文】

渐渐感觉到京城郊外的景色变得明媚起来,昨夜下了一场春雨,把尘埃都洗净了。放眼望去,满眼都是浅色的桃花和深色的杏花,它们好像被露水浸染过被春风裁剪过。银白色的池塘很安静,水波像鱼鳞一样铺开,青山被云雾笼罩,龟背一样的丘陵像孔雀开屏一样绚烂。鼓乐声阵阵像晴天的雷声一样滚滚响起,直冲云霄,我好像游遍了蓬莱岛一样的仙境。

有权贵的车驾经过,我徘徊在观看的人群里。看到权贵带了很多女子和文人,他们下车选了风景好的地方摆设宴席。权贵带来的妓女风姿雍容,他的风度堪比东晋谢安;陪酒之人十分善饮,堪比北海孔融。姑且追随他做个陪客吧,像他这样的高官,游览完了就会回到京城去,哪还会再来呢。

芳郊明媚

自孙沔离开后,柳永便一直住在杭州。

光阴倏忽,宋真宗赵恒景德二年(公元1005年)。

一直待在杭州的柳永这天终于得到了来自汴京的书信,但他等来的却不是能够让他“青云展翅”的好消息,而是一纸白蝴蝶――这一年冬月,孙沔在汴京病逝。猝不及防的柳永还未从孙沔病逝的噩耗中解脱,他又听闻一桩京城奇闻:同一年,自幼聪慧的14岁少年晏殊,得江南按抚张知白的大力推荐,以“神童”之名入京殿试,一举成名,宋真宗对其刮目相看,赐同进士出身。

这时的柳永听到这样的消息,说没受到打击都是骗人的。他心中感叹,自己今年21岁,没想到被一个小辈给比下去了。从年龄方面来讲,在晏殊面前,自己被虐得连渣都不剩!况且他还有贵人相助。柳永自嘲。他满腔的豪情壮志还未说出口,就被现实击打得支离破碎。什么许诺?什么青云展翅?都不过似那江南的烟雨,飘忽不定,老天爷说下就下,说停就停,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罢了!

江南烟雨

欢迎转发、点赞、收藏、评论。

关注「诗词九州」每天会有更多小史邀您共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