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日记:何时返回上海?我写了这首诗

“战疫”日记
郑永华

武汉第四天(1月28日)
忙忙碌碌的第一个夜班已经上了4个小时,处理了一大堆问题,患者病情暂时还都稳定,我们几位值班医生也可以稍微…

“战疫”日记

郑永华

武汉第四天(1月28日)

忙忙碌碌的第一个夜班已经上了4个小时,处理了一大堆问题,患者病情暂时还都稳定,我们几位值班医生也可以稍微休息一下,顺便梳理一下前半夜的工作。晚上一接班就遇到金银潭医院负责院感的老师来查看病房,他们一来就发现清洁区的物品摆放存在一些问题,当场给予纠正,我们对此非常感谢,只有严格落实工作流程和规章制度才能避免医务人员之间交叉感染,如果自己都倒下了,还怎么去救治患者呢?重症病房的患者病情都很危重,每天的生命体征和各项监测指标如同过山车一样忽高忽低,忽上忽下,很不稳定,值班医生的心也随着患者病情的变化而跌宕起伏,惊心动魄。每次出现异常指标,我们都要集体讨论,认真分析,查找原因,明确诊断,对症治疗。我们力争以高度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全心全意为患者提供专业的医疗救治。针对每一位患者,我们及时更新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最新诊疗方案,在此基础上,开展因人而异的个体化治疗,既要避免误诊、漏诊,也要避免过度诊疗。长时间住在隔离病房,很多患者的内心非常孤独,很容易出现焦虑恐惧、悲观失望等心理障碍,还好有护士姐妹们穿着厚重的防护服在病房里穿梭巡视,可以简单交流,我们医生每天也会穿着全套防护装备进隔离病房查房,询问患者病情,解答患者的疑问,这些都给了患者极大的心理安慰和精神支持。有时候我在想,当代社会,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网络,在隔离病房住的久了,人会不会绝望发疯?夜查房结束后我们分头行动,各自负责填写各自患者的交班记录,认真查看日班医生的病程记录,查缺补漏,随时准备应对各种突发状况。自从来到武汉,每天都会有很多朋友关心问候,嘘寒问暖,叮嘱我做好防护措施,保护好自己。今天有朋友问我什么时候可以返回上海,我沉思片刻,赋诗一首:病毒肆虐暗武汉,孤城遥望金银潭。白衣战士穿银甲,不破病魔终不还。

作者:农工党员、上海市金山区亭林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博士

编辑:刘聪

审核:周佳佳